软弱

文/吕人

秋来,雨
稻草一垛
尝试鲜活
绢帛或者板材
只是方便诉说

仰慕
毒素带来的幻觉快乐

重击也被弹软回过
吃食也是绵甜软糯

生活重量不比耳上
人们软弱如常

火车上的一个夜晚

文/吕人

河好长啊
比手指长多了
簇拥着星和云朵
用瓷钵盛满爱惑

明日便是八月
花也开了一个月
她们不长久
却不及我短促
又闪耀着
似是清晨的阳光在屋顶上
一闪一闪
敲击铁皮叮叮响

我也想找个方向
避开歌女喉咙
不问渔樵耕读
只有那个方向

反正他也不会看到

文/吕人

此刻起我就不是我了
低声哀求只是
常规戏作
短短长马路
从这头走到那头

眷恋
迷惑
奋力去爱着
不注意去低落

太阳那么大那么热
我不是农人
那么的
热爱快乐。

文/吕人

总是夜最长
星最短
花瓶里最枯干

或总是你的头发最香
啤酒泡沫最软
短途旅行最清闲

我亲吻你最真切
爱之后最短暂
指尖上还有陀螺鸟的粪便

再次踏过最平实的土地
镜子里的花钿
黄油咸肉的铁锅
案板上的面

躺在数位板上的歌唱


文/吕人

它已经有些旧了
也已经很熟悉

用它问上帝也问魔鬼
也问好奇的猫儿
还不如
还不如草茎编织一只球

躺在数位板上
有温度
又有名声
还亲吻千万次
的光鲜

给朋友参赛写的牵丝戏介绍ahhh感觉还不错

十几年两大失望事,真心错付,明珠暗投。
滨海花巷,粉与白披散满了黑铁。
一段一段勾人心魄用年轻的嗓子,不计后果地讲出来。
天是黑沉的天,海是鸦色的海。
远处岸上有灯光,是五彩的热闹。
但那不是我的,我这一岸,只有黑沉的天,鸦色的海。
人也不是我的。
人是要归到那一岸的热腾腾里去的。
我只能踩着花走回去。
一辆车停在阴影中。
有风,骤停骤起。

在一个地方的一百多天

文/吕人

纷纷如游云
向日影中流去

孤助且无力
再至老无所依
千百般考虑
单向镜的稠密

诗歌若只要韵与意
世界若只要秩序

岩石

文/吕人

能吐出许多
她能告知许多
她要求我们抚摸

爱惑
已经无惑

岩石被江流抚摸
就像手指灵活
枣核,江河
抚摸过

许是通过
一点星芒
许是通过

一年

文/吕人

将夜
昏昏然
香饵,香油,香烟
半亩小天下
十顷失乐园
与灯油
论飞天

少时梦游澎湃里
春花一道
十万大山

好久不写诗了。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