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季袁】秋下恶实(十八)

文/吕人

剧情已经没有期待了/瘫
我还是好好写文儿吧大家久等了
鞠躬/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ahhhhhhhhh

————————————————————————

第十八章

俩人都有些懵。
抱着那女婴走在薄薄晨雾里。
季鹰的动作生疏僵硬,他怎么会抱孩子呢?袁笑之几次欲言又止要将孩子接过来,可是一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双手,紧张到僵直的背,和尽量平稳的步子,一切都不忍心了。
他甚至有点母性了。袁笑之心想。此时若是有人来夺这孩子,他是能与他们拼命的。
林子里很安静。晨光带来丁达尔效应,时而有鸟鸣。
袁笑之走在季鹰身后。他想着今晚的事。
原道是左万明一箭双雕的伎俩,他想要天书,也想去了断私仇。左副盟主,安了个傀儡盟主,自己实际控着局面。他若是想给谁安个罪名,易如反掌。况且段中流木秀于林,孤高狂傲,虽有侠名,可仇家亦繁。
于是江湖令一下,群雄响应,左万明又放出消息,说是被围堵至京城的段中流藏身皇城内,定好了日子前去捕杀。其实,高不留,左贼的得意门生早已经埋伏在藏书阁附近,只待大乱一起,便趁乱偷书。
而左万明,还算是个坦荡的,本打算一人前去与段中流决战,谁知半路杀出来这二位。
是季鹰大意了,他以为自己改名换姓便能瞒过师叔伯的法眼。否则也不会拿袁笑之的性命做保。
在武林的太极图里,黑色不只是利益与欲望,侵入白色的那一点还有面子与言论。左万明知道,师弟死无全尸,若他的徒弟再横死,自己是要受责备的。左右一权衡,决定先压下来。
他根本没有为决斗的落败做准备。这人被捧得太高了,以至于忘记了失败。诸多累赘,让他精深的剑法出了破绽,但剑气仍然重伤了段中流。
高手过招,一招足矣。
“孩子。是左万明小妾的……咳……左夫人不容人呐。我决定杀他,他一死,这孩子也铁定活不成了。”段中流还有一口气,身子已经瘫了下来,“你们好好待她,算是报恩。”
两人一齐应了。季鹰从草丛中抱起女婴,那孩子沉沉地睡着。
“可否……将我二人……并骨……嗐……罢了,还是放这儿烂着吧……”
段中流笑笑,头一歪。
二人心里都有些震动。
看来,段中流和左万明有一段。这般照料他的后人,爱护他的所爱,可仍然能在割喉一刀后头也不回。情爱的最后,只不过是折磨。
若是有一天,自己与季鹰,兵戎相见,可如何是好。袁笑之想着想着便是一阵失落。这算什么呢。
对孩子的关怀冲淡了季鹰的不安。今天的事,一个警告一般,痴情错付。这又算什么。
眼前朦朦胧胧能看见官道了,季鹰心一横,将那孩子塞到袁笑之怀里:“让她与小棠作伴。”
一个独身男人,怎好抚养来路不明的孩子?袁笑之想想也是。于是就认定了这个原因。他永远不想去深究季鹰的感情,这样也许能让彼此都轻松一些。
但他不能忽视的是季鹰愈发深重的眼眸。
这人成长了。是否需要重新认识他?
袁笑之也想,就怕季鹰不再给他这个机会了。

待二人回城已过午。谢执因失职被罢免,徐芳峻又调任回来。
季鹰见面便道谢,被他一把扶住。
“这也算是给了我一个机会。无需道谢。”
“……指挥使打算如何善后?”
“随便审审,发配矿山,半路有人来劫。”
“大人英明。”
袁笑之默默听着,眉头越皱越紧。他也知道案件但凡涉及江湖中人,需慎之又慎,不愿与他们起干戈可以理解,但是罪过毕竟是夜闯禁宫,怎么着也应该处死几个……
“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俩。来。”
徐芳峻将二人引到回廊暗处。
“左万明已死,他那徒弟却已经得手,带着天书往南奔逃。刚刚传来消息,这贼人知晓师父死讯,便带着余部反过身来猛咬一口,寡不敌众,自己落在火器堆里。后来审讯他的徒弟,说是交给一个姓陈的亲信了。你俩,明日启程,一路边寻线索,边找余孽,务必把天书奉回。”
前头还有事务,徐芳峻说完就急匆匆走了。留下这二人烦闷不已。
“怎么回事这是!”季鹰狠踹了一脚石鼓。
“这次我们能带多少人。”
“……顶多五十!”
“我要带十个使火器的,你去管徐芳峻要。”
袁笑之也憋着一口气没出撒。冷言冷语,冷眼冷面,硬生生把季鹰气地发颤。
“你!……好!袁笑之!你便做你的好人去吧!”
“事到如今还能推脱吗!!!”袁笑之一掌打开季鹰指着自己鼻子尖的手。
季鹰一愣,盯着袁笑之看了片刻,不言语。
待二人消了气,一笑泯恩仇一般,其实心里都清楚,又是新账一笔。

“诶……那孩子取什么名字?”
“先取个小名叫着便好。”
“嗯……小亭?”
“哪个ting?”
“亭亭玉立的亭啊。”
“好啊……好。”

安置了孩子,休整一夜。庶日,二人便携五十精锐,南下寻天书去也。

【未完待续】

把冥火僧的童年剧情带进去之后就有糖啦!!!有盼头啦!!!

评论(10)
热度(32)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