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季袁】秋下恶实(六)

文/吕人

来不及了w直接开始
我这个辣鸡只会写人情世故,逻辑性太差www
各位多多包涵。

—————————————————————————

第六章

一年飞也似的过去了。
年节时候,众人散去回家过年。袁笑之默默替季鹰担心,他那哪里算个家?总还是在衙口望没了他的背影,才叹口气转身离去。
回到宗族中过年总是事多,祭祀当然是最大的事,最头痛的提亲的媒人倒也没来几个。也是,孤儿寡母的,他现在又只是个小旗官,论谁会想不开?剩下的便是季鹰的事了。
临别之前,季鹰和袁笑之一人训了一只鸽子。年关了不方便见面只能靠小家伙们来互通消息。起初几天,季鹰那只宝石眼的白鸽子一日就要来上几次,可渐渐的便来得少了,后来干脆不来了。
袁笑之这边干着急,季鹰那儿却已经出了事。
那日,李元魁吩咐季鹰去买莲花白。已经年关底下了,哪里还有卖这些讲究烧酒的地方?季鹰四下里寻不得,只得往与他私交不错的张百户处寻去。酒是寻来了,一东一西的,耽误了不少时候,回去免不了又是一顿骂。季鹰撇了撇嘴角,快步走去。
停在门口,季鹰瞬间提高了警惕,这里气氛不对。窗口透出暖融融的光来,灯笼也修好了,挑得高高的挂在门口。这难道就是家的感觉?他还是有些陌生和迟疑地走了进去。
师父坐在桌前,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酒盅。很亲热地招呼他:“徒儿,来,坐。除夕了,咱们爷俩儿好好地喝一壶。”
季鹰眉头微蹙,但还是坐了。
“来来来吃菜,尝尝你师父的手艺,来!”
季鹰给师父倒好酒便坐在桌边不言语了,他突然有些不寒而栗。
快速地观察着整个屋子,除了温暖熨帖之外没别的特殊之处。最终他的眼睛回到桌上。
桌子上有几个下酒小菜。正中央是一只砂锅。那是什么?
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揭开。登时便震得他呆若木鸡。
是鸽子。
李元魁冷笑着喝干净了杯中酒,。
“都是你的。这一整只。给我的好徒儿补补身子。”
季鹰不敢不吃。他慢慢地吃着,一口一口,细嚼慢咽,连汤都没剩下。
当天夜里,他快把苦胆都吐出来了。随后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年过完了。季鹰丢了半条命一般逃了回去。袁笑之急急忙忙拉住他,轻声唤道:怎么回事?”季鹰红着眼睛,也不解释,也不落泪。
两人正拉拉扯扯着,突然听得季鹰原先某个小弟谄媚的声音:“季总旗!总旗大人!您可回来了!大家伙都等着给您庆祝呢!”
季鹰皱眉,转过脸去却又笑得让人如沐春风:“你们消息倒灵通地很呐!这事儿我都不晓得。哈哈,你先进去,我随后就到。”
那人颇有深意地看了袁笑之一眼,便满脸堆笑着进去了。
季鹰又握了握袁笑之的手,抱歉道:“我没事。让你担心了。白毛儿死了,你可照顾好你那只金线瞳仁儿的。”
“死了?怎的……”
“别问了。我先进去,晚些时候再来说话。”
说完,季鹰便松开了他的手,头也没回地进屋去了。不一会便听见里边的欢声笑语。
屋外。寒风里。
袁笑之握紧了拳。
李元魁,你给老子等着。

【未完待续】

我又短小了qwq

评论(13)
热度(30)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