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季袁】秋下恶实(四)

文/吕人

真快qwq
好像有点偏心呢,季小鸟着墨真的是多于笑笑啊
嘤实在太喜欢他了所以想尽快把这个人物捏起来
这一章是有关于小鸟的无良师父
在人渣手下长起来,有点意思/微笑:)

——————————————————————————

第四章

我有个师父,他住在菜市口。
平时看起来就是个泼皮无赖,可却在为些大人们做事。具体是谁我不知道。呵,若是知晓了,怕也活不到今日。
他最爱赌,也爱嫖。这两个不分家,沾上一样,另一个也就来了。行市大的时候,欺男霸女,丧尽天良;可没钱了,也叫人从赌场妓院里丢出来过。每月月初都有人来给他送钱,都是官封银锭,我也是由此才推测出他上头有人的。
这人对我不赖。从来没戳过我一根手指头。也就那么一次,我不学好,偷东西,被他吊起来用柴条打。
我是被他收养的,还是在他最艰辛的时候。这些都是住在街口篷屋里的老头子告诉我的。我和师父不亲,但却和这个老头子说得上话。师父每天盯完功课,就见不着他人影了。因为这时候妓院赌坊已经开门。后来老头子死了。寿数到了,是老死的。死前他摸着我的头发,嘱咐我,无论师父做过什么事,都要孝顺他一辈子。我答应了。我是最听他的话的。
后来……后来我就长这么大了……师父试了我的武功之后,就把我送来了。
季鹰酒劲上来了,一段过往被他念叨地零零碎碎。
“袁笑之你知道吗。我顶羡慕你们这些正直的人。我在集市上长大,根本没见过正气是什么。”季鹰半眯缝着眼,笑道,“羡慕归羡慕。正气这东西我还是不想要。”
“我知晓。”袁笑之迟疑了一会,“他们的孝敬,你都给了你师父?”
“嗯。你还不傻。”季鹰抬手敲了袁笑之脑壳一下。看着袁尴尬到脸红的表情,肆无忌惮地笑出了声。
“袁兄真是解酒妙物啊~哈哈哈哈!”
“别闹。”袁笑之红着脸拨开他的手,咳了两声,“你何时再去看你师父?”
“嗯……明日。明日休整,也刚好月初。这两年他的日子很不好过,胰病越来越糟,每月的薪金也少了,毕竟越来越老,做事不如从前了吧。”
“那……我随你同去罢。”这话其实是有些失礼的。但袁笑之还是说出了口。
没料到季鹰会欣然同意。“袁兄不嫌弃我的身世便好了。”
“这是哪里的话。”
“都二更了。睡吧睡吧。朕与将军解战袍~”
悠悠的一句戏腔里,天亮了。
天亮了,许多事已经不一样了。
袁笑之和季鹰的事仿佛一夜之间传开了。
“嗐!这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龌龊得很呐!”
“老刘可别瞎说,人家就好这口儿!人家现在可不一样了,再说小心你的脑袋!”说话这人叫冯虎,大脸大麻子,声音也最大。
这话当然是专给袁笑之听的。
袁笑之握紧了拳头正欲发作,却听得季鹰悠悠道:“若是以嘴皮子长短论功行赏,诸位可都在我和袁兄之上了啊。”说罢还是笑盈盈的一张脸迎上去,拱手一揖。
“失陪,诸位。”
说罢便与袁笑之一同从偏门撤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季鹰的法子虽有效,但正面回护,却也坐实了袁笑之的罪名。好在,以后得排挤指定是少了。

走在集市上。季鹰叹道:“我愚笨啊,出此下策。”
袁笑之却释然道:“无妨。由他们说去。还能说出朵花来?”
二人相视一笑。
街市上十分热闹。二人走走停停说说笑笑,不一会便走出了三里地去。
季鹰渐渐沉静下来。他停住了,停在一片堆着垃圾污水横流的小巷口。
“到了。”

评论(5)
热度(31)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