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季袁】秋下恶实(三)

文/吕人

我竟然在日更。ahhhhhhhhh突然感觉自己真高产qwq
最近在考试,所以时间比较宽松,估计过几天后天就要两天或者三天一更啦QAQ
坑里的粮还是如此的少啊/望天

————————————————————————

第三章

袁笑之没想到,季鹰的卧房竟然简单至此。
他小时曾在山寺住过些时日,尤记得那禅室。刷得四白落地,一桌二椅,粗布帐子,佛龛,蒲团。再无他物。
而季鹰的卧房里也是素净非常。水磨砖黑黝黝地收敛住光,一桌一椅一卧榻,床上挂着府绸帐子,也是四白落地的干净。
上灯了。室内暖融融地亮着。
两人手中各把一只小坛,拍碎了封泥畅饮。
“好酒。”袁笑之叹道。眼神光有些散。
这人连称道都不带些笑。季鹰一口口灌下去,仍是转瞬不瞬地盯着他。
“袁兄如此武艺,为何还不得出头?”
季鹰许是两场酒下来当真喝多了,未经思虑出口的话,确实扎心了。
“怨我自己。”袁笑之一口饮尽残酒,又破开一坛。咕咚咚一大口。冷笑道:“季兄刀法如为人,袁某佩服。”
季鹰自知失言,讪笑道:“好说,好说。”
静默片刻,季鹰轻声道:“我们各有难处罢了。都一样。”
一句轻不可闻平淡无比的话,却让袁笑之堪堪红了眼眶。
都一样。这句话,从江湖到大内,他等了多少年?
“季兄……”
“我知晓袁兄苦楚。可来这世间本就为了受苦。不过,能逢一知己,便如苦中蜜饯。”季鹰嘴角挂着一抹笑,轻叹一声。
“唉……原本以为季兄是一心得势媚上欺下的小人,虽位列甲字,怕是浪得虚名……眼拙啊。”袁笑之苦笑道。
二人都有些释然。
夜深了。秋虫稀落的叫声听得人心头酸凉。
“啊。袁兄在此将就一晚吧。这时候回房恐怕落人说道。”
“这……怕是不妥……”
“诶!无妨,两个男人,还能有什么?”季鹰朗声笑道。其实心下却明白,两个男人能做的事太多了。
“也罢。客随主便。”袁笑之撑着头,已有了三分醉意。这方是借酒浇愁愁更愁啊。
安置了。
秋夜很静。古琴有曲秋夜长与梧叶扫秋风齐名。就是此时袁笑之轻轻哼着的这曲。
他睡不着了。
季鹰吹着口哨去衬他的曲子。
窗外落叶沙沙。
“袁兄可想知道,为何我对下敛财,生活却清俭如此?”
“季兄的苦衷,袁某不问。”
“你不问,我却要说。”
季鹰停顿了一下,说道:“我有个师父,他住在菜市口。”

【未完待续】
明天季小鸟丰满一下形象哈哈

评论(8)
热度(34)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