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季袁】《秋下恶实》(一)

文/吕人

一口气追完四集
啊……哈……又萌上一对冷cp啊qwq
没办法,自己产粮qwq
划大纲之前没有做好功课,个人化比较强,主要是把袁的经历抹了qwq
基本清水,驾照没发,开车不会ahhhhhhhhh

——————————————————————

首章

年过去了。红炮仗皮掺着残雪,被路上行人踏成污泥。
袁笑之走在一队新到任的小旗官末尾,几件换洗衣物打成个简便包袱,握紧了那根名签子。名姓,生辰,样貌,小小硬硬的一张红纸,却汇成了一个人。
思虑间,那管核对的官儿已经到了眼前,目光一交,那小官一脸惫懒,取了签子掐去头尾,拖着长腔道:
“袁笑之——甲字——”
有人从偏房出来引他去宿处。没迈几步,便听得身后清朗声音:
“恕罪恕罪,我来迟了。”
袁笑之不是好事之徒,却也往身后留了一眼。是个清俊少年,薄唇细眼,眉间有坦荡气。
袁笑之已经走远了。后面才有一声:
“季鹰——甲字——”

老道理讲的:万事在度。缺一分,留人说道;而过一分,却是不给自己留活路了。全然是自找。
这人呐,太方正。方正是好,但那是留给谥号的好。没权没势的活人,摊上这两个字,真是受罪。北镇抚司的厨子,往外头带些新鲜鱼肉,账房有人做账,锦衣卫给带出去。人人能得点好处,袁笑之却不从。
再有了几次,别人就看不惯他。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你何必这么干净!
袁笑之从此受了排挤。
若是没有季鹰,他还不知要继续这样窝上多少年。

与袁笑之恰恰相反。季鹰虽面皮清爽,却生长于市井,学得圆滑附会,收放有度。进了北镇抚司没几天便成了红人,在镇抚使大人跟前做事,进进出出,深得人心。底下人巴结奉承,上头也对他有些另眼相看。也只有袁笑之,就算是面对面走过来,也只不过抱拳平礼。
季鹰记住了他。少年得势,免不了骄恃。又有几个奉承得紧的吹风:这人无礼得很。
但季鹰不蠢。他是有些领导才能的。自己虽当红,但毕竟不是名正言顺。大家都是同级,人家何必要施礼?这样想来不由得多看袁笑之几眼,渐渐对这人下了定义。武功是走稳健那一路的,人也刚正稳重,没什么表情,不过这样,更想让人看看他失态的样子。
季鹰笑了一声。又渐渐沉下嘴角。他生在当下,可惜了,若是太平时候,可有大作为。

袁笑之却仍对季鹰无甚好感。甚至已将他划到小人那边。二人始终没有交集∩。

直到,那个只有刀与酒的秋夜。

【未完待续】

评论(30)
热度(71)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