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王琦瑶,没了银娣的上海,死去的比活着的多。我住在西藏北路的青旅里,发烧。偶尔掀开窗帘看一眼。哦,黄昏了。哦,夜深了。路灯亮着。人们从地铁站走出来,木着脸。

评论
热度(7)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