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吕人

茫茫有天
一边,
一边是浪涌

壁橱已经是,
能开出花儿的厚度
他们毫不相干

线条,灰度
再加一层
我就在那段窄小里
成了画卷
成了一罐
胆寒

评论
热度(5)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