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松

文/吕人

山亭下
短溪边
用臂膀轻轻拍
再振动起来

山间落了青色的雪
树下有你要等的人
风呼啸
带去方格头巾一块

灰白的发
平坦的肩
低矮的树
笑起来
纹路里的欢

躺在数位板上的歌唱


文/吕人

它已经有些旧了
也已经很熟悉

用它问上帝也问魔鬼
也问好奇的猫儿
还不如
还不如草茎编织一只球

躺在数位板上
有温度
又有名声
还亲吻千万次
的光鲜

自然地理学里面的两个名词太戳我了。
南方涛动,春雾。
哈哈哈。选一个写文儿。

完成作品之后步行去教学楼。昨天刚刚下过雨,地砖还没干。井盖上有一汪一汪的积水。小小的绿色的槐树果实,还没成熟就落到地上了。这样的天真好。

这两天补实习报告的日子过得就有高中月底赶稿的感觉了。

给朋友参赛写的牵丝戏介绍ahhh感觉还不错

猫儿

文/吕人

我叫她绒团
那时候,她坐在台阶上
晒太阳
还有初夏的
清凉

有些燥了
荷花衬衣
把尾巴露出

尾巴路过我的小腿
还要
回眸

爱恨情仇就
都不见了

我还在唤它
绒团
并埋没在
其中

都在说高考。
我现在还没走出来那种阴影。

十几年两大失望事,真心错付,明珠暗投。
滨海花巷,粉与白披散满了黑铁。
一段一段勾人心魄用年轻的嗓子,不计后果地讲出来。
天是黑沉的天,海是鸦色的海。
远处岸上有灯光,是五彩的热闹。
但那不是我的,我这一岸,只有黑沉的天,鸦色的海。
人也不是我的。
人是要归到那一岸的热腾腾里去的。
我只能踩着花走回去。
一辆车停在阴影中。
有风,骤停骤起。

发点东西证明我还活着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