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吕人

现在
即使穿着粗线毛衣
也不再有爱惑

也许它还在青草池塘
在听枯黄的风雨声
与我低萎在毛线堆里
难以理清

我将这首诗
写在很小的纸片上
任由他们四方飘零

花公子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陪伴我的人。
陪伴我一起了无生趣的人。
给他说我生活不顺感情坎坷,说山顶下雪红薯香甜,什么话都可以说的人。
可是这么顺畅的日子不应该出现在六十岁之后吗?
我就觉得恋爱和生活如果不折磨我到备受煎熬,那还是人间吗?
在人间就应该受苦。

什么都不能要别人剩下的。
这种苦我一个人吃就够了。

高级知识分子的讲座都会去的。因为学科,也因为想伸手碰一碰那个阶层,近一点,再近一点。 

归来倦

文/吕人

路长,
归来仍住小荷塘

午睡三点半,
起来洒扫庭院
日光迷藏

梦中风雷仍卷
热流
只从笔下墨走

归来不食芭蕉
有人问候寒凉
可怜芭蕉仍栽
叶下倾倒覆盖

缺乏思考

文/吕人

说我无法使用柔软
那么
我说,羊毫?
其实也并非常用
它确实柔软且离开我
到遥远的北方国境边

或聚或散的
或流于传言之间
我成为硬朗的人
硬朗却使用柔软
他们又说这叫坚强了

永远能把一切搞砸的我呀。

有人问我,她的一个朋友到底存不存在。
我突然害怕了,我甚至不知道陈存在过没有。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啊,人家自己的生活当然比你重要啊!

黛玉的船

文/吕人

终日在岸边踱步
她甚至废弃诗与书
用唇膏在纸张上涂抹
创作大片日光灼出的伤口

那一天决心造一艘船
做渡头的老妪
每天熬煮杂鱼菜饭
细瘦手臂摇动粗笨木橹

从此便无人记得她是黛玉了
只记得一个老妪
摆渡不言语

她是在写诗呢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