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树

旧时月色:

诗的故事(一)

文/吕人

这首诗写的是我和我的表弟,小宝。是源于我决定要复读时的一些感触。所以说,诗歌永远歌唱生活。

小宝比我小八个月。妈在我小时候就一遍遍地告诉我:敏子一定要孝顺你姨妈,她怀着身孕哄你睡觉,被蚊子咬地发肿。姨妈始终比疼小宝还疼我,觉得我比她儿子有出息。小宝由此嫉妒我,从小到大。
男孩子总是依恋母亲多些,我似乎霸占了姨妈的爱,由此,他甚至讨厌我。
但是我们都没有办法,在姥姥家,没有别的小孩子,他只能和我玩。矛盾也是必然的。我用大擀面杖把他打得满头是包,妈妈甚至拉不住我。即使这样,姨妈也没有怪过我。
后来我大一些了,渐渐明白,这是病症,是暴力倾向。喜欢打...

【袁季袁】秋下恶实(十八)

文/吕人

剧情已经没有期待了/瘫
我还是好好写文儿吧大家久等了
鞠躬/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ahhhhhhhhh

————————————————————————

第十八章

俩人都有些懵。
抱着那女婴走在薄薄晨雾里。
季鹰的动作生疏僵硬,他怎么会抱孩子呢?袁笑之几次欲言又止要将孩子接过来,可是一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双手,紧张到僵直的背,和尽量平稳的步子,一切都不忍心了。
他甚至有点母性了。袁笑之心想。此时若是有人来夺这孩子,他是能与他们拼命的。
林子里很安静。晨光带来丁达尔效应,时而有鸟鸣。
袁笑之走在季鹰身后。他想着今晚的事。
原道是左万明一箭双雕的伎俩,他想要天书,也想去了断私仇。左副盟主,安了个傀儡盟...

文/吕人

多年以前
我写过半首

最后一句是

织锦缎堆积的样子
像极了
破洞的水

又被刺过一刀
的松弛

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些
重睑眼皮
温柔也是破洞的
看着我
还变换神态

把人捆成四方方

这也算爱过啊

张先生啊张先生唉。

黄金姑娘

文/吕人

来去匆忙
丰润指尖揪紧了裙摆

一刀
刺破心包

就像
就像半个月亮
挂得高高
鼠辈偷不到

莫说你金贵
心尖儿血
落地成灰

【袁季】你们还记得驿站马二级证吗?
文/吕人

☞长微博抽了。全部截图。

占tag抱歉。
《秋下恶实》这个文儿要减速了。qwq
还有五十几天就要高考唉,然后二十四号二模,一个普文汪真的真的没有时间保持以前那种高产了QAQ/跪
准备就是跟着剧情周更/一巴掌/还有人看吗qwq之前就害怕剧没更完我先完结😂😂😂

顺便扩一下袁季袁同好群(  ˃᷄˶˶̫˶˂᷅  )
欢迎加入笑问季鹰归未,群号码:516337322

【袁季袁】秋下恶实(十七)

文/吕人

俩人估计也就定下来了吧,之后也就是升职加薪带娃日常打卡,打野吃饭研究食谱,买衣服然后在有顶篷的大床上做爱(bushi)之类的。
我啥都没说。
剧情还要走。
还要虐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

第十七章

刚刚出城,袁笑之脚力不及季鹰,被落在后边。
然而越跑越觉出些不对劲来。
段中流是至尊的高手,不知何故被群起而攻,但就算能打架不住人多,各个门派也不敢贸然行事,此次定都是高手前来。既然是高手,纠合一起也不会是乌合之众,组织纪律一定可以保障。而今,距离烟花爆出已经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往城南去的路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季鹰渐渐慢下来,拉住袁...

【袁季袁】秋下恶实(十六)

文/吕人

原本的大纲是写到这儿的蛤蛤蛤蛤蛤蛤

不过我改动太多了qwq所以继续写下去吧还是

之后糖会多一些吧。也许。/

才不会呢你们别想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

第十六章

好长的一道疤。
那日季鹰回来之后简单清理了伤口。
他不愿再去做精细的打理了。一是因为脸上的伤口,怎么也会留痕;二也是提醒自己,顺便扎着袁笑之的心。
真好。
再好不过了。

叩门声。
“季大人呦——”
“进。”季鹰端着一杯酽茶,浅口酌着。
门口那人倒也不客气,双手一推,人没进来刀先进来。
刀是好刀,人却不是。

进来便坐了,刀搁在一边。挑眉纵...

【袁季袁】带娃小剧场

文/吕人

幼体小棠终于粗线啦/撒花
看袁大人和季大人花式带娃儿~

——————————————————————————

【奶娃儿篇】
这时候二人关系还未破冰,季鹰是决不肯踏进袁家半步的。
等到袁夫人出殡,才算是第一次见孩子。
“啧……”
季鹰双手撑在摇篮上,一脸嫌弃地看着篮子里这个粉嫩肉球。
袁小棠也瞪着他。过了会,哇地一声哭了。
袁笑之从外面探进头来,皱眉轻声道:“怎么了?”
“哼。”季鹰简直哭笑不得,“来来来你来问他啊!”
袁笑之哂哂地把头缩了回去。
袁小棠也不哭了。
“这小家伙……”季鹰用指肚刮了刮小嫩脸,“我可没想做你义父啊。”
于是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对小金镯,轻手轻脚地给孩子戴上。满意地打量一番,走了出...

© 吕人 | Powered by LOFTER